第五章 孟晓婵入彀

文 / 银苑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“燕姐,快来看!”正在浏览网上新闻的丹丹喊着正在另一台电脑上玩游戏的晏燕。《官+道+无+疆+网 手#机*阅#读 m.guandaowujiang.com》《辣+文+网手#机*阅#读m.lawenw.com》

    正忙着打游戏过关的晏燕说:“你说,我听着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17岁的辍学女青年,用引诱,哄骗,威逼的手段,介绍多名十三、四岁的初中生在社会上卖淫,从中收取皮条费。导致有的小女孩患上了性病。”丹丹气愤的说。

    晏燕停下游戏,骂道:“她妈的,太恶劣了。想我们姐妹当年,多穷呀,多苦呀,我们也只抽抽烟,喝喝酒,打点小牌,从不偷盗欺骗,祸害别人!”

    丹丹附和着说:“就是呀,这种小贱人太可恨了!”

    晏燕问:“是哪里的事情?”

    丹丹认真看了看说:“我们市西门的,叫孟晓婵。”

    晏燕说:“好,我们可以治治她。”

    丹丹疑惑的问:“那怎么治呢?”

    晏燕说:“等凯哥回来,我们再一起合计合计。”

    胡凯今天到外面去处理了一些业务,回来后,晏燕和丹丹就你一句我一句的诉说着这个事情,并提出要想办法惩治这种女孩。

    胡凯表示完全赞同。

    说办就办,胡凯当时就联系上市内的朋友,让他们打听好孟小婵的详细情况。

    这个孟小婵,其实家境还是挺不错的。父母开着一家药店,经常倒卖一些假药也赚了不少钱。虽然有时也被人举报,政府部门也进行了一些罚款处理,但那对他们来说,也只是九牛之一毛。为了获取更大利益,他们仍然不思悔改,我行我素。

    孟小婵就是受了这种家庭环境的影响,自小就花钱如流水,坑蒙拐骗,无所不能。

    她自读小学的时候,在花钱消费上,就学会跟同学攀比。老师布置的作业,她也用给物质或者直接付钱给同学的方式,让同学帮她完成。

    到初中后,她就开始跟社会上的小青年交往,进出于酒店歌舞厅。尽管她家里很有钱,她的父母也不可能让她这样挥霍无度呀,因此,对她也很恼火,在经济上也有所控制。

    父母不能完全满足她在金钱上的**,她在生活上奢侈成性,没办法,她就尝试着自己搞钱。

    有一次,有个社会女青年让她带一个同学出来玩,给她一佰元钱。她想这还

    不容易呀,有钱的时候,身边能有很多女同学一起玩呢!

    第二天,她就带了一个女同学出来,交给那个社会青年后,她就借故走开了。

    后来,那个社会青年真的就给了她一佰元钱。

    她觉得这样赚钱真容易呀。但她不知道为什么社会青年能够那么大方的给她一佰元钱。

    于是,她就多方打听,甚至不惜花钱请人家吃饭,让别人告诉她。

    后来,她终于摸透了门道,自个干了起来。那钱就挣的更多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她越干越上瘾,书也读不下去了,干脆就辍学了,做这种缺德的营生。

    有一个星期六的上午,由一个人牵线,她联系上了一个挺有钱的大老板。

    孟晓婵和客人约在一个小酒馆见面,晓婵刚到一会,客人就出现了。

    来人戴着一副大墨镜,晓婵也不奇怪,谈生意的客人大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来人既不寒暄,也不转弯抹角,直截了当,开门见山的就说:“今天天黑之前帮我找一个女学生,我要带出去玩玩。”

    晓婵问:“要多大的女孩子呢?”

    来人说:“只要是漂亮的学生伢,大两岁小两岁都无所谓的。”

    晓婵说:“这个容易,你就等着晚上来这个地方接货吧。”

    来人掏出一沓钱甩在桌上,说道:“一言为定。这是预付款,以后再赏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晓婵抓起钱数了一数,一仟块,哈,真够大方的。

    明月甫升,华灯初上。

    晓婵带着一名女学生在小酒馆等候着,这时门前停下一辆豪车,从车里走出一位英姿勃发,风度翩翩的男人来,走到跟前,晓婵才发现就是上午的来客。

    来人仔细的打量完晓婵带来的女学生,把晓婵拉到门外。轻声说道:“我觉得这个女孩子有些瘦弱,还没完全发育的青苹果涩柿子,并不很对我的胃口,再说也不漂亮。”

    来人装作轻佻的掇掇晓婵的下巴,说道:“你倒还真漂亮,是个大美人。”

    来人继续说:“这样吧,让你再找人也来不及了,不如你去陪陪我吧。”

    晓婵听来人夸她长得漂亮,早就志得意满,心花怒放了。一想到男人的英俊潇洒,出手大方,不用来人说,她自己都巴不得提出来呢。

    晓婵赶紧迫不及待的去打发了那个女学生,急忙钻进了来人的豪车。

    豪车驶出市区,拐进了一条有些颠簸的山道,然后,就停在一个山洞里,她不由自主的随着男人一起走着,穿过一条小道,经过一幢别墅,来到一个湖边,坐上一只游艇,就象在一座迷宫里穿行。晓婵都弄不清东西南北了。不过,对于又不是第一次来往隐秘地方的她来说,一点也不感得惊异,

    游艇停在一座小岛旁,晓婵黑暗中隐约看见有两个女子在岛边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眼见着他们上岸,两个女子引领着他们穿过小石屋,走进了山洞。

    晓婵猛一扫视,呵,好一个豪华漂亮的所在,她也算是见过世面的,象各类宾馆,酒店,农庄,别墅,豪宅……都无法与这里媲美。

    她在明亮的灯光下打量着两个女子,看起来年纪跟自己相仿,一黑一白,黑的别致,白的高雅,真个是美艳双娇。

    晏燕问询了胡凯一声:“我们吃过了。你们还没吃饭吧?不过,给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张罗着摆上丰盛的菜肴。

    胡凯招呼孟晓婵先坐下来吃饭。

    晓婵环视了一下桌面,这么丰盛的佳肴,不能缺少了美酒哇。她看着旁边侍立着的晏燕和吴丹,傲气十足的吩咐道:“小姐,拿瓶红酒来。”

    吴丹正欲发话,晏燕做了个手势拦住了,应声道:“是,您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胡凯心知晏燕这个疯丫头又要耍什么鬼花招,也竭力进行配合。因此,假装热情地跟晓婵对饮**,然后,跳舞唱歌。晓婵情绪也极高涨。

    疯闹折腾了一会,胡凯借口累了,先去房间休息等候,让晓婵去洗浴干净再来陪他。

    在他们闹腾的间隙,晏燕和丹丹闲着无事,在一旁互相给对方化妆,孟晓婵眼瞅着她们化妆水平还挺不错,妆容化得真好看。她洗浴完后,忽然兴致勃发,想把自己妆容再补一补,争取能够尽力讨得胡凯的欢心,多赏几两银子。

    于是,晓婵往皮椅上一躺,喝声:“小姐,来帮我化化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从皮包里抽出一张百元大钞,很潇洒大方的往桌上一扔说:“这是小费。不用找了。”

    丹丹脸色一沉,正想发作。

    晏燕假装贪婪的一把抢过桌上的百元大钞,说道:“好的,很乐意为您服务。”

    晏燕一边在孟晓婵的脸上侍弄着,一边吩咐丹丹去一个柜子里拿化妆品来。

    晏燕的手法很纯熟轻柔,晓婵尽情的享受着这种惬意。

    稍顷,晏燕嘻嘻哈哈的说声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丹丹在一旁也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晓婵颇觉诧异。拿过镜子一看,脸上白的部分,就象一张白纸,脸颊上红艳艳的一个圆,就象一面膏药旗。

    孟晓婵把镜子一甩,愤怒的骂道:“你个小贱人,这是化的什么妆?”说完赶紧冲进浴室,一个劲的哗哗放水洗起脸来。但无论怎么洗总也洗不掉。

    晓婵走出浴室,恐怖的问晏燕:“你这小妖女,到底弄的什么东西,怎么洗也洗不掉。”

    晏燕说:“要弄掉也很容易。”说着拿出一把刮刀:“来,来,来,姑奶奶给你揭一层皮就成了。要不然,就耐心的等一个星期,就自动脱落了。”

    晏燕边说,边朝晓婵走近:“是等一个星期,还是要现在就解决掉?”

    晓婵见晏燕一副凶恶的样子,赶紧朝胡凯睡觉的房间冲去,大嚷着:“老板,救命呀!”

    丹丹一把拦住她:“还是别喊了,这是什么地方,你喊破嗓子也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晓婵继续往里面冲,晏燕追了上去,拉住她的后衣领,一拽,把她甩在地上。

    晓婵颤抖着声音说:“你们是什么人,到底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晏燕声色俱厉的说:“你扪心自问一下,你干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丹丹在一旁历数了晓婵的罪状后,问道:“知道我们要干什么了吧?”

    晓婵仍是毫无悔意的说:“我也是没办法呀,为了生存呀,为了吃饭为了挣钱呀”

    晏燕说:“难道说为了挣钱,就可以不择手段,坑害那些同样可怜无辜的民众?”晏燕又指着晓婵的鼻子继续说道:“那行,我现在就给你一个轻松挣钱的机会。来,把衣服脱了,在网络上跟人视频裸聊。”

    丹丹听晏燕如此一说,就走上前去要脱晓婵的衣服,晓婵双手把裤子抓得紧紧的。晏燕也走上去帮着扯晓婵的裤子,怎么晓婵死死的把裤子抓着不放,丹丹和晏燕直累得大汗淋漓。

    晏燕松开手,说道:“好,你不愿脱也行。到时候,姑奶奶要你跪着求我帮你脱!”

    晏燕示意丹丹也放开晓婵,去找一布条来。

    然后,她们俩人合力把晓婵的双手反捆在背后。拴在一个桌柱上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她们就各自洗漱完毕,回房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留下晓婵象一只刚捉回家的小狗仔,在大厅里嚎了一夜,直到声音嘶哑,伏在地毯上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,天刚亮。

    胡凯就早早起床了,来到大厅,见晓婵沉睡在地毯上,还没醒来,鄙夷的看了她一眼,没惊动她,洗漱完毕后,就离岛而去了。

    晏燕和丹丹起床比较晚,她们起来后,看见晓婵坐在地上,一双茫然无助的眼神死盯着地面。

    见晏燕和丹丹来到大厅,晓婵沙哑着喉咙冲她们喊道:“我要喝水!”

    这正是晏燕想要的。于是晏燕给她端来满满一大杯子水,让她尽情的喝个畅快。

    晏燕和丹丹吃完早餐,扔给晓婵两个面包,又给了一杯牛奶。晓婵哪里还吃得下东西呀,只是把牛奶喝了。然后,一个劲的哭爷爷告奶奶的求晏燕放了她。

    晏燕和丹丹就在一旁去玩着她们的,全然不理睬晓婵。

    到了上午10点多钟的时候,晓婵有点憋不住了,哭喊着要尿尿,丹丹走过来,解开了拴在桌腿上的绳子,吼道:“尿尿去!”

    晓婵哭丧着脸说:“手没解开,怎么尿啊?”

    晏燕故作不解的说:“怎么不能尿了?”

    晓婵嗫嚅着说:“不能脱裤子。”

    晏燕装作吃惊的说:“大姑娘家,要脱裤子干啥?昨天不是死活都不肯脱的么?”

    晓婵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又过了大约10分钟,晓婵彻底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跪在晏燕面前,求饶道:“大姐姐,我知错了,饶我一回吧。真的受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晏燕强忍着没笑出来,让丹丹把晓婵的衣服脱了个精光,晓婵再也不抵抗了,乖乖的配合着丹丹的动作,而后就自个去卫生间尿尿了。

    丹丹翘起大拇指和晏燕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晓婵从卫生间出来,又央求丹丹帮她把裤子穿上,丹丹朝她屁股上狠狠拍了一掌,立马现出一个五爪龙的红印,冷冷笑道:“想的美!你还有羞耻之心呀?”

    晏燕也抬腿朝她屁股踹了一脚,喝道:“滚一边去!”

    晓婵环顾四周,光着个身子往哪呆呀?于是,朝晏燕房间里钻去。

    晏燕大吼道:“你站住!”

    晓婵停住步子,吓的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晏燕指了指第三间小屋:“这间屋子以后就是你的,呆这间去。”

    到了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,晓婵又来事了,要大便,求晏燕解开她的双手。

    晏燕死活不肯答应,晓婵极其无奈的说:“那实在没办法,我方便完了,求你帮我擦擦屁股好不好?”

    这下可真是将了晏燕一军,晏燕哭笑不得。只好松口说道:“得,得,得,你答应我的条件,就把你的绑松了。”

    晓婵哪有不应之理,连连点头:“好,好,好,什么我都答应。”

    晏燕说:“你要深刻认识到自己犯下的过错,虔心忏悔。以后,在这里要老实听话,不准耍猾弄奸。你要知道,从今以后,你如果不坑人使坏,这里就是你的天堂;你如果死不悔改,这里就是你的地狱。”

    晓婵不住的点头如捣蒜,晏燕才把她的双手解开。 ( 蟠桃岛上的六个性奴 http://visargashi.com/4/4634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://visargashi.com